欢迎来到中国社会指导员协会官方网站!

登录

注册

微博动态

文章内容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理论动态

社会体育指导员可持续发展 访于善旭

2014年07月01日 来源:中国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

1993年12月4日,原国家体委颁布了《社会体育指导员技术等级制度》(以下简称《等级制度》),标志着我国社会体育指导员制度正式建立。在已经走过的20年发展历程中,社会体育指导员已经成为了我国全民健身公共服务和志愿服务体系以及体育法规制度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其制度自身也历经实践检验和不断调整而日趋完善,展现出可持续发展的广阔前景。近日,为了全面回顾和总结我国社会体育指导员制度建立发展的历史过程,记者与参加过《社体指导员技术等级制度》、《社会体育指导员管理办法》等多项文件研制起草工作的国家体育总局全民健身专家委员会委员、天津体育学院教授于善旭进行了对话。

记者:20年前,社会体育指导员怎样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于善旭:改革开放促就了《社会体育指导员技术等级制度》的应运而生,随着经济社会和体育事业的迅速发展,群众健身科学化需求和组织化程度不断提高,参加体育健身活动的群众自发地结成各种健身组织形式,并且在健身活动的交往互动中,不断生成健身活动组织化和健身方法科学化的客观需求,孕育和培养出大批社会体育骨干,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社会体育指导员。

随着改革开放民主法治建设日益加强, 法制建设也推动着体育发展纳入规范化轨道。 同时,在世界范围内,大众体育和社会体育指导制度也在不断发展,很多国家开始对大众体育中涌现出来的指导活动进行立法上的支持与调整,纷纷建立各种类型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制度,为我国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的管理和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参照与借鉴。

为适应群众体育发展趋势,1991年,原国家体委群体司决定在《天津市群众体育辅导员技术等级制度暂行条例》的基础上进行全国性的制度研究。1993年12月4日,《等级制度》正式发布,自1994年6月10日起施行,并在随后下发的《实施〈等级制度〉的意见》中确定了八所专业体育院校为国家级培训基地,1996年2月公布了首批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名单,全国各地也相继开始审批工作。

记者:应该如何理解《等级制度》与之后出台的《社会体育指导员职业标准》(以下简称《职业标准》)之间的关系?

于善旭:在我国体育日益社会化和产业化的发展中,体育健身服务业逐步兴起。随着经营性体育健身场所和活动日益扩展,消费群体对职业化体育健身指导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多,经过相关部门的调研探讨和论证修改,2001年初完成了《职业标准》的研制工作。

毫无疑问,制定《职业标准》是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发展的重要举措,具有重要的适时性和必要性。然而,如果将《等级制度》与《职业标准》并轨,就表明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将以职业资格制度为发展方向,并将全部归并到职业框架之中,意味着志愿服务类型的社会体育指导活动将逐渐消亡或将不被国家制度认可,过去多年实施《等级制度》培养出来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将被剥离出国家制度保护的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

实际上,在我国确立市场经济体制后出台的《等级制度》,已经对经营性指导予以了足够注意而为职业化指导留下了制度创新的空间,《职业标准》是在《等级制度》基础上适应市场需求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同时,《等级制度》与《职业标准》都是国家推行并有明确法律依据和保障的重要制度,不存在法律地位上的高低差异;而且,现代体育既要提供一定的经营性消费方式,也要满足广大民众非经济消费的公共服务需求,属于社会公益和公共产品范畴的志愿服务型社会体育指导工作及其制度将长期存在,不可能消失。2012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等级制度〉实施工作的通知》, 从基本思路和总体框架上对之前的不当导向进行了及时的纠正与调整,为进一步把握好社会体育指导员制度的发展方向奠定了基础,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得到了积极的推进。

记者:近些年全民健身事业的突破性发展,对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起到了怎样的推动作用?《等级制度》又如何进一步演变为现在的《社会体育指导员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

于善旭:全民健身在迈向体育强国中须有突破性的发展,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自然得到有力的加强。2009年以来,在建设体育强国促进全民健身实现突破性发展的过程中,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全民健身条例》再一次明确“国家加强社会体育指导人员队伍建设,对全民健身活动进行科学指导”,对两类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建设管理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将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发展建设列入目标任务,并作为一项重要的保障措施提出了系统的要求,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受到空前的重视,取得了显著的进展和成效。与此同时,社会体育指导员职业鉴定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的新发展,必然需要更加完善的法律制度予以全面规范和有力保障。经过日益深入的内容研究和一系列调研、论证、修改以及多次全国性意见的征询反馈,天津体育学院课题组在与行政部门的紧密互动下,完成了《管理办法》的起草研制任务,并于2011年10月9日公布施行,《等级制度》即行废止。《管理办法》明确其适用于不以收取报酬为目的从事全民健身志愿服务的社会体育指导员。

于善旭

天津体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体育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国家体育总局全民健身专家委员会委员,先后参加了《社会体育指导员技术等级制度》,《关于进一步加强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的意见》,《社会体育指导员管理办法》等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起草。(中国体育报 杨卓越)